招聘公告

林左鸣谈高考:钱学森之问的弦外之音

2015-06-15 16:57 中国航空报 付明耀

核心提示: 在今年全国高考刚刚结束,又面临大学生毕业季的时候,《中国航空报》特约记者专门采访了中航工业林左鸣董事长,请他谈谈对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吸纳优秀人才有什么想法,对人才选拔和培养有什么看法。

在今年全国高考刚刚结束,又面临大学生毕业季的时候,《中国航空报》特约记者专门采访了中航工业林左鸣董事长,请他谈谈对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吸纳优秀人才有什么想法,对人才选拔和培养有什么看法。

记者:林总,您好!全国高考刚刚结束,您对选拔人才有什么思考?

林左鸣:我认为传统的应试教育要选拔航空自主创新人才是有问题的,这个问题还要回归到钱学森同志曾经提到的我国怎么才能培养出大师级人才这个“钱学森之问”上面。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恐怕要不拘一格“寻求”人才。龚自珍的诗说:“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实际上,天公本来是在抖擞的,也不拘一格降了人才,问题是你现在能不能发现人才和培养人才。最近,我看到发的一些微信,谈到高考口号,尽管有很多是搞笑的,甚至是对应试教育进行调侃的,例如,“累死你一个,幸福你一家”,“没有高考,你拼得过富二代吗”,“考过高帅富,战胜官二代”,“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很多类似这样的标语,你看调侃的很多吧,但没有一句是那种“我怎么样探索更加深奥的科学,为人类发展创造做出更大的贡献”,没有这样的口号,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特别是要深思“钱学森之问”。

记者:“钱学森之问”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林左鸣:我认为在近代中国科学家里面,钱学森确实是当之无愧的伟大的科学家。钱学森之所以伟大,不仅在于他是新中国航天、火箭事业的鼻祖,是领军人物,不仅在于他对新中国航天和火箭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他的伟大更在于他对科学发展前景的思考,他的高瞻远瞩,让一般的科学家望尘莫及。

钱学森晚年时曾经研究过生命科学,说明他不是一个技术官僚,而是在实事求是地思考中华民族的科学事业该怎么发展。他晚年的时候,多次讲到中国怎样才能培养出大师级的人才,他在思考,现在的这种制度能培养出来吗?这就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但事实上,他讲这句话是欲言又止,他真正的弦外之音是什么?未必有很多人去真正思考它,或者也没有人真正去探究这句话的真正意思。实际上我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在于,在中国曾经掀起了一段研究生命科学的浪潮,钱学森围绕生命科学写了很多著述,不亚于他在火箭事业上的著述,这些问题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没有能够继续研究下去,也许他心里可能觉得这始终是个很大的遗憾吧。

大家知道美国有50个州,还专门搞出一个神秘的51区。大家对51区很感兴趣,都在揣测这个51区在研究什么。因为它是绝密的,多少年美国不管是政界、还是军方对它都只字未提,但是外界和民间都知道。大家都对51区究竟研究什么很感兴趣,但是没有人感兴趣的一个很重要问题是,究竟是什么人在51区那儿搞研究。不久前,我听到一个情况,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每年拿出一些指标来吸收类似像中国“最强大脑”这样的人到它那里去学习,不管你的学历教育程度,不管你的文化背景,就看你有没有特殊的智慧能力,有的话它就要你了。

我觉得钱学森之所以是个伟大的科学家,在于他敢于往最高深的领域去探索,敢于去探索生命科学这个与他所从事的业务不相关的领域。实际上,可能没有人注意到,他思考的可能是应怎样通过生命科学的研究,来发现和培养中华民族大师级的人才,在中国培养出像牛顿、爱因斯坦这样的大师级人才。但后来因为一些原因,他放弃了生命科学的研究。尽管放弃了,但是他晚年还是对此念念不忘,他在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怎么样才能培养大师?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我认为钱学森是中国近代最了不起、最伟大的科学家。

中国近代很多科学界人士也做出了很大成就,但是往往最终都在技术创新方面持谨慎态度,不管是民国时期还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的,成为这样的人居多,这些人往往不敢深入探索,不敢触及一些前沿问题,但钱学森则是无止境地在科学这条道路上探索和攀登,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是个很伟大的人。

记者:那么你认为钱学森是想发现什么样的人才呢?

林左鸣:实际上人的思维方式有很多,正常情况下大部分人的思维都是正向思维。人的思维有两个层面,一个是表意识,一个是潜意识,一般情况下大家都是正向思维、正向逻辑,但是有些人的表意识可能是正向思维,但他的潜意识可能是逆向思维,有些人的表意识是逆向思维,但其潜意识是正向思维,这种人就很有可能是比较具有创新能力的人,因为逆向思维的人更敢于质疑一些大家习以为常的认识。那么还有一种人,他的表意识和潜意识都是逆向思维,这种人也许记忆力不太好,但是他们理解能力超强,叫他死记硬背地参加考试可能不会有好成绩,但是让他具体去搞科技工作、创新研究,则能力非常强。据说很多发明家,像爱迪生这样的人,也是经常丢三落四,早上干的事下午就忘了。那么这样的人,靠现在这样的应试教育往往是发现不了的,更不要说培养了,还有很多从生命科学角度来说有特殊思维能力的人,目前的应试教育则更没有办法发现他们,当然也谈不上培养这样的人。像美国的纳什,它提出了纳什均衡理论,在获得诺贝尔奖之前,得过精神疾病,中国的应试教育哪里能发现和培养这样的人才。所以“钱学森之问”的弦外之音,我以为就是搞生命科学研究是非常有意义的,但是这未被人们所理解。我们就是要善于发现出像钱学森想发现的人,来培养出有潜力成为真正世界级科技大师的人才。

所以,我认为高考成绩不理想的,没有考好的,里面也有人具备成为大师级人才的潜质,对他们不能一考定终生。我衷心祝愿所有高考生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